道是无情却有情

tb店铺 沅水之芷
写写心事 ,发发花痴,吐吐槽
晒晒作品,拍拍美妆,开开车

月明沧海,似是故人来

思来想去,我离开古剑奇谭二已经很多年了。

一直以来,我不太愿意回味这个故事,因为太伤感。人活得愈久,经历愈多,反而畏手畏脚,生怕覆辙重蹈。

直到某天闲聊,有人对我说,你应该还没看完这个故事,起码,沧海月明dlc还没打。

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,我不多费笔墨,况且我文采并不好。

我做了一个明珠海主题的发冠,借此开始回味古剑这个大坑。

接下来附上客户給这件作品写的文案。

三月昏,参星夕。杏花盛,桑叶白。河射角,堪夜作。犁星没,水生骨。
一路风霜摧折,故乡终是触手可及。来于沧海,也当归于沧海,玉树与明珠摇曳的光影中,铺满故人的留恋与怀念。
南海深处,珊瑚丛中,如童话般宁静而梦幻,正是鲛人世代居住之地——明珠海。
这是写于古剑奇谭二dlc沧海月明的文字。故事发生在流月城事毕,潜龙在渊之前。明珠海是个很美的地方,视线所及弥漫着海水的幽蓝,大型珊瑚礁间错落着装饰着金线的蓝色房子,海葵和水母们如花绽放,鲛绡作道联通各处,明珠为灯照亮每一个角落,美丽的鲛人和鱼儿畅游其中。有一间屋子前面长着一株红珊瑚。这里是红珊的故乡,是所有鲛人的故乡。伴随着月明沧海那充满了温暖与眷恋的旋律,笔者恍惚间觉得出不去了,只盼长留于此处。
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夷则和阿阮。在历代的古剑里,故人们都会对角色造成重大影响,譬如太子长琴之于悭臾,譬如谢衣之于乐无异,譬如红珊之于夏夷则。怀绪大人说过,夷则长得很像红珊,但在故事里,我们从未见过红珊真容。
广州的npc会触发一段这样的对话:听这里的老人说,几十年前,曾经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从海里走出来,她的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好听,流出的眼泪会变成珍珠……我猜……她是海里的仙女吧?
我们知道,那个女孩,就是红珊。
在镜花水月里,我们知道了红珊和圣元帝的故事。那是个安徒生的小美人鱼一般的故事。而那个女孩,决定为了爱情,任性妄为一回。
在给夷则的书信中,我们被告知,即便被那个男人赐死,红珊也无怨怼。然而她是否真的毫无怨怼?我们已不得而知。毕竟在后来那么久的日子里,她都再未走入过圣元帝的梦。
在神女墓剧情结束,我们跳过剧情,会发现一段文字:
一岁一生发,花事忽流易。君去徒淹留,重来旷音息。
忽焉流芳歇,行行月向西。相诀累盈长,相会何有期?
这说是的无异对谢衣的思恋,但夷则对红珊的思恋又何尝不是如此。相会何有期啊,师傅。相会何有期啊,母亲。
然斯人已去,她的尸骨烧做灰烬,倾入渭水,她再也回不了故乡。但她的泣珠回来了。无数次梦回故里,而今或可算得偿所愿。
很久以前,一个鲛人女孩以永远回不了大海为代价,把自己美丽尾巴化作了两条人腿。她再也没有回过明珠海。
后来,一个鲛人在浅滩上悲伤的哭泣,她想做一个梦,梦见自己还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,所有亲人朋友都在身边。一个佩戴淡黄腰佩的人告诉她,有一种东西叫梦魂枝,把这个种子种在身体里,就能永远只做令人快乐的梦。
再后来,又有一个鲛人女孩在龙绡宫里忧伤着,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和自己思恋的那个人类相见。
鲛人们来来去去,一场又一场奇谭续写,而明月永远照耀着他们的故乡,明珠海。
沧海月明,月明沧海。

笔者非常喜欢沧海月明这个dlc,古二的沧海月明,可是类似古一的桃花幻梦一般的存在啊。虽然故事里的明珠海受到海眼的威胁,但是鲛人们已经有了应对之策,明珠海和龙兵屿定会安然无恙。

发冠延续了明珠海的特色,以蓝金为主色调,杂以各种珍珠珊瑚。正中的贝壳花代表了明珠海里的大海葵们,而海里总是浮起的一颗颗蓝色小气泡,就像发冠上的蓝色琉璃珠。我们在正传的家园里,除了可以买到金光灿烂的明珠海主题屋子,还可以买到各种明珠海主题的家具,所以贝壳们也出现在了发冠上。发冠上的贝壳月亮是镂空设计,并不整块完整的。毕竟赤水女子献能驾着悭臾一不小心撞碎一颗星星,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撞过月亮?